KLOSE在撒丁島

2012-04-22 專訪
原文出處:http://www.grandelazio.com/archives/news-post/20120422
克洛澤長篇專訪:我還遠未到達終點
發佈時間:2012-04-22 01:18:49 供稿:Melitta在德國
拉齊奧全資訊

克洛澤接受《法蘭克福匯報》的專訪,談起在意大利的足球關係,拜訪教皇,還有粉絲們的崇拜。
 
記者:您在拉齊奧這樣興奮的環境下還會釣魚嗎?
克洛澤:會啊,我釣了好幾次呢。我們總是早早就出門,這樣就不會有人認出我。有幾次我是在海邊還有鱒魚池邊垂釣的。現在我一定要去一次附近的Lago di Bracciano,那里黑鱸魚特別多。
 
記者:垂釣對您來說是不是對在意大利的緊張足球生活的一種平衡?
克洛澤:垂釣對我而言是絕對的寧靜,因為我可以徹底放鬆。並不一定要釣上什麼來,對我而言享受安寧和美好的環境就足夠了。

記者:哪個更能讓您滿意:在拉齊奧一個賽季進16個球還是釣上一條16公斤重的梭子魚?
克洛澤:當然是進球了!不過因為這個我已經做到了,所以現在我選16公斤的梭子魚!
 
記者:拉齊奧球迷們把您當成偶像來崇拜。作為羅馬城的新英雄,您感覺如何?
克洛澤:這沒有讓我發生什麼變化,我只是努力進球,努力幫助球隊。這一直都是我的風格。我不喜歡自誇,也不期待著別人來誇我。
 
記者:這樣的熱情即使對您來說也不同往常吧?
克洛澤:如果看看我在拜仁最後一年的時光,這可能確實不同尋常。如果只坐在板凳上,沒有人會過來稱讚你坐了90分鐘的板凳。但是我現在為拉齊奧效力真的感覺很好,這裡的球迷們享受足球,為足球而激動。我感覺他們也很喜歡我的個人風格。

記者:最令您驚訝的“表白”是哪一次?
克洛澤:我開車去訓練的時候,訓練場上的球迷總是想要親吻我的雙頰,這個在這裡很普遍。但是最瘋狂的一次發生在十月份的羅馬德比之後,當時我在補時最後時刻進了製胜球。第二天早上郵差用門鈴叫醒了我。他是一位拉齊奧死忠球迷,已經忍受了五次德比的失利。

記者:他想要做什麼?
克洛澤:他問我能不能做一件事。我說要看是什麼事。什麼!然後他跪在我面前,親吻了我的腳。我真的不敢相信。這裡發生的一切太瘋狂了。

記者:您還敢去城裡嗎?
克洛澤:我經常去市中心,羅馬真的是一座了不起的城市。但是我在市中心只有用墨鏡和帽子把自己裹起來才能行動,這樣就沒人能認出我來了。不然的話根本沒法往前走。
 
記者:在拉齊奧,或者說在整個意大利,訓練時候都基本沒有觀眾。您喜歡這樣嗎?
克洛澤:我們可以集中註意力踢球,在訓練賽時甚至能聽清教練在說什麼!在拜仁我經常都聽不清自己在說什麼,因為球迷們聲音太大了。

記者:您在羅馬這麼有名,您的兩個孩子能應付得來麼?
克洛澤:他們都很好,他倆現在在德語學校上一年級。在學生中間也有拉齊奧和羅馬的對立,但是因為我們現在處於上風,所以這對於他們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記者:下午您也跟孩子們一起踢球嗎?
克洛澤:我們經常去兒童運動場,給他們進行有針對性的協調性和平衡訓練以及跳躍練習。
 
記者:這聽起來很嚴格啊。您希望您的孩子們也成為職業運動員嗎?
克洛澤:當然這要聽他們自己的,就像我當年一樣。看看他們會走哪條路吧,我不會強迫他們的。如果他們打網球的話我也很滿意。
 
  
記者:您最近受到了教皇的接見。這跟足球無關,是嗎?
克洛澤:跟足球也有關,教皇祝賀我在拉齊奧的成功,他的私人秘書Pater Georg Gänswein也通曉足球,很喜歡運動。細節我跟教皇的近衛軍講過,這些年輕人中大約80%都是拉齊奧球迷。
 
記者:您信奉天主教,您的信仰對您的職業生涯有影響嗎?
克洛澤:如果您指的是我在贏得羅馬德比之後的祈禱,其實不是這樣的。在足球方面我有自己的程序。比如我會先穿上右邊的鞋子,也會右腳先踏上賽場。
 
  
記者:您作為世界級球星在訓練之後還親自撿球,剛來到拉齊奧時這讓不少人感覺驚訝。報紙強調這件事,主席也不停講述這件事。在意大利,人們認為球星不該做這些嗎?
克洛澤:我射了幾次門,在訓練之後我也會把球撿回來,這是很自然的事。對於有些人來說這很費解,對於我來說這很正常。
 
記者:看來這裡面有文化差異……
克洛澤:……我對“球星”的理解可能跟意大利人不一樣。
 
 
記者:怎麼講?
克洛澤:我是很普通的人,希望可以樹立好的榜樣。這裡18歲的球員就從皮球旁邊走過去了,等著60歲的體能教練一個人拿三個足球袋,這可不行。如果每個人都從皮球旁邊繞過,那就沒法踢球了。我諷刺地問那些年輕人,他 ​​們今天是不是只做跑步訓練。開始時他們一點也不習慣,但是現在已經慢慢適應了。
 
 
記者:在心態方面,您還發現了別的不同嗎?
克洛澤:這裡氛圍更輕鬆隨意一些。雖然大家訓練時都很努力,但是如果皮球在兩腿之間穿過,大家也會慶祝。意大利人跟我們對足球的理解不同。
 
 
記者:您在適應方面有過困難嗎?
克洛澤:沒有。惟一讓我感覺困難的就是意大利人吃飯太晚了。在德國我習慣於九點左右上床睡覺。意大利這邊在這個時間才開始吃晚飯。
 
  
記者:您現在受傷了,估計什麼時候能重返賽場?
克洛澤:現在還不清楚我什麼時候能開始球隊訓練。我的恢復絕對是在按計劃進行,我經常去慕尼黑接受沃爾法特的檢查。這次肌肉受傷我不知道具體會持續多久。只等醫生和理療師給我開綠燈了。我當然希望越快越好。我一點都不擔心歐洲杯,但是我希望有可能的話我這賽季還能為拉齊奧進球。
 
 
記者:您恢復的方法之一是在比賽之後洗冰水澡。這讓您的隊友印象深刻吧?
克洛澤:這對我來說非常有用。這種方法來源於美式橄欖球。在備戰2006年世界杯時,克林斯曼的體能教練在國家隊裡推廣了這種方法,從那時起我就開始這樣做了。我的隊友們覺得這太冷了,還沒有人敢進到冰水里。

記者:拉齊奧是專門為米洛斯拉夫克洛澤造冰嗎?
克洛澤:是的,即使在外地比賽,我們也會專門為我準備一盆冰。在訓練結束和每次主場比賽之後我也會用,這樣肌肉纖維可以更快放鬆下來。
 
記者:意大利媒體以喜歡軍事表達著稱,像所有德國球員一樣,您也有一個可愛的暱稱叫“坦克”。您喜歡這個稱呼嗎?
克洛澤:這個我可以接受。我職業生涯中有各種各樣的暱稱,“眼鏡蛇”“殺手”等等。對於“坦克”這個稱呼我也很淡定。
 
記者:大家都知道您跟主教練雷亞的關係很好。但是他曾因為周圍環境的問題想要辭職。您當時能從私人角度挽留住主教練嗎?
克洛澤:我認為雷亞留任對拉齊奧來說很重要。當時我和整個更衣室都一起支持他,我說:是他組織起球隊,現在他不能離開。我跟他相處得很好,我希望他能留下。但是決定權不在我這裡。
 
  
記者:意甲聯賽可能因為賭球的醜聞而下滑,就連拉齊奧的毛里和布羅基也捲入其中並因此受到審問。您擔心被扣分嗎?
克洛澤:不,我很鎮定。在更衣室裡我們也不討論這些。我雖然聽說過這些事情,但是沒有詳細了解過。
 
記者:拉齊奧的激進分子總是因為極右的手勢或者含有法西斯內容的標語條幅而引起人們的注意。您怎樣應對這些?
克洛澤:我的觀點很明確——政治不屬於球場。足球不應該被這些事情利用!

記者:拉齊奧球迷擔心,您在歐洲杯之後就不再有動力了,不會這樣努力發揮了。您能安慰一下您的球迷們嗎?
克洛澤:我當然希望這個賽季還能再進球。如果我這個賽季可以取得一定的成就,下個賽季也會很成功。我一直都是如此,給自己定很高的目標。我不是那種進了16個球就滿足了的人。我在拉齊奧的合同要到2014年才到期。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還遠未到達終點。



5/26klose Das Bayern-Drama hilft uns bei der EM! - Sport - Bild.de圖片報專訪:
http://www.bild.de/sport/fussball-em-2012-polen-ukraine/miroslav-klose/bayern-drama-hilft-bei-der-em-24340844.bild.html


其他消息:
http://sports.163.com/12/0528/10/82J773F6000506HJ.html

照片:http://www.grandelazio.com/archives/photo/%e5%85%8b%e6%b4%9b%e6%b3%bd%e6%92%92%e4%b8%81%e5%b2%9b%e9%9b%86%e8%ae%ad%ef%bc%8820%e5%bc%a0%ef%bc%89

KLOSE夫婦抵達撒丁島與德國隊集合


我們家希姐依舊走自然美路線


俊男美女呀!!


本年度德協官網的大頭照~好看


klose德國隊有愛到爆炸的雙胞胎照護脛


手裡拿著兒子愛的護脛


在拉奇奧的傻笑照一張


拉奇奧聚餐klose夫妻合照





創作者介紹

* Cruise芸 * 倦鳥歸巢

Cruise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